焦點人物/GICC董事長郭晶耀:3個至親罹癌的痛苦,讓他立志做出「幸福企業」 – Heho健康

3个血亲轮流倒在癌症的魔手之下,谈到这段故事,GICC博惠生技董事长郭晶耀脸色黯然,「在国外20几年,家人一一过世,只剩下我一个。」身为家属的他,就算愿意用钱买到所有可能与希望,但有些事並不是「想做就可以做」的。

 

面对癌症,你回不到原本的生活

 

「我爸爸59岁就走了,肺癌,比我现在还年轻」,郭晶耀苦笑,「没有痛过真的不知道这种感觉。」但他没想到这只是第1次面对家人罹癌,感受也不是最衝击的。等到第2次、换成妈妈倒下,在加护病房看著同样的床单、同样的维生仪器,人就像被打到沙滩上的浪,再也回不去原本的生活。

 

当妈妈因为子宫癌住进加护病房时,医生也直言,「现在的维生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,生命指数只会一直往下掉」,郭晶耀看著妈妈,关掉爸爸维生仪器的那刻痛苦又回来,「但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,不能再像第1次一样,做了决定、难过完,好像就可以继续过日子。」

 

最后还是决定关掉,是因为郭晶耀发现,尝试越多方法去挽救自己的妈妈,对她加的痛苦跟折磨越多,「为了能多延长一个月⋯⋯为了多延长这一个月⋯⋯那简直是折磨。」在生命面前,只能选择卑躬屈膝。

 

癌症带来全家族的无能为力

 

「那时候有什么神仙草药,我半夜都开车去,就算是在什么德国、欧洲,机票一买也飞出去」,郭晶耀说,癌症最大的痛苦,就是你尽一切的办法都没有用,那是一种无奈,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;不要说卡在金钱,就算有钱,也不一定能让付出的精力获得回报。

 

「癌症的確让家庭產生经济负担,但我们台湾有政府出钱帮忙,其实最大的问题还是在『谁去照顾?』万一大家都是上班族,谁来顾?有人顾身体,谁来照顾病人的心情?就算条件都到位,也不能保证治疗效果,甚至只是折磨。」

 

妈妈过世之后几年,郭晶耀让自己全心投入工作,以为癌症的阴影会从此远离,却没想到「疾病不分年龄」,当他在国外將事业衝到一个高峰时,最年轻的弟弟告诉他,自己得了肝癌末期。

 

 

想要让「不能治」的癌症变得「可以治」

 

郭晶耀接到电话时,有点愣住,脑中闪过「这就跟郭台铭听到他弟弟得了白血病一样」的念头,年龄相近、病爆发的太快,让人心里的衝击更大。当时他在广州先请加拿大的医师到台湾照顾、协助治疗弟弟的病情,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將身边的事情处理好、飞回台湾,结果回来的第3天,弟弟就过世了。

 

这件事情让郭晶耀重新审视自己面对癌症的態度,爸妈都因为癌症过世后,他曾捐钱给台湾的医院买癌症治疗的仪器设备,但从这件事上,他发现台湾缺的不是设备,而是「癌症治疗的体系」,只有癌症预防是不够的,对病患来说,需要的是从「没救」拉回「可以治」的方法。

 

「人到最后,包括我在內,毕竟有一个生命的终结,但能不能让这种细胞变异的终结方式减少,能不能有其他的方法,让有病变的、所有人都说不能治的、没救了的那些人,不能治了,变成可以治。」郭晶耀说,「我看到免疫细胞疗法,达到了我想要的这种结果。」

 

虽然自己失去,但还有更多人不必失去

 

除了自己最亲的3个血亲罹癌过世之外,郭晶耀周遭的同学父母、同学、同事,家族里其他的亲戚,在这几年中,也或多或少有人因为癌症离开人世,看到那些家属,每次都勾起自己过去的这段心痛,「我希望这种疗法,是真正把焦点放回病人身上的,是符合每个人独特性的疗法。」

 

虽然有时候会忍不住想,如果当时有跟现在一样的技术,或许爸爸、妈妈他们就不会过世了,但郭晶耀会马上告诉自己,「我当然不能这样想,要想『现在来做,还不迟』,还可以救到很多人,除了病人之外,还有病人的家属,可以將他们从这种情况拉出来。」

 

幸福企业是健康的根本

 

面对这么多生离死別,还有从老师的身份转创业时,那前10年的「惨不忍睹」,郭晶耀对於人生健康也有了自己的一套看法,「其实我觉得养生之道不重要,当你30几年来,每个遇到的挫折都可以把你打倒,还能够熬过去,这种心境上的养生才是健康的来源。」

 

在老年人口越来越多、年轻人负担增加的情况下,为了达到这种「心境养生」,郭晶耀也在大陆打造了一个让公司员工能安心工作的企业环境,「不能说我是幸福企业啦,但我知道要去解决少子化、老人化的问题。」

 

 

在这样的要求之下,郭晶耀不但给员工个人「包吃包喝包住」,还鼓励员工生小孩,把他们远在四川、东北的爸妈接过来,一样住在宿舍里,生了小孩还可以上公司里的幼儿园,而且所有人的吃住都是免费的;「员工从小住在这里,从小孩子到工作、到结婚,然后又生了小孩子,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」

 

郭晶耀说,「以前这么苦,是因为我不能不坚持,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熬过这些苦,如果能从工作中让大家心理、身体都健康,也是照顾一整个家庭、家族,不只员工喜欢,客户也喜欢,长远来看,社会会是健康的,就不会再有疾病,不会再有那些痛苦的抉择,这就是我想要的。」